COLUMN │ vol.01

DESIGNER
ICHIRO IWASAKI INTERVIEW

無需決定任何事,完全取決於自己。我認為這就是手錶的終極魅力。

2018.06.08

ISSEY MIYAKE WATCH 企劃的第17號錶款,發表了岩崎一郎設計師的新系列「f」。
在發售前,讓我們聽聽新錶款的魅力所在和他所認為的手錶之形態,以及設計上不為人知的故事。

對於ISSEY MIYAKE WATCH 企劃,您是如何構思?

手錶是容許極端個人展現之存在,因此會依設計師對設計的表現或解釋而有不同。我認為本企劃的有趣之處,就在於很重視此種個人的觀點。在賦予每一位設計師進行解讀之觀點為前提下,期待其展現的創造力。而我本身會欣賞其它設計師的作品,我認為那也是很有趣的部分。我覺得設計構思的不同、重疊,每位設計師的講究和觀點的幅度就是本企劃之魅力所在。一開始我也有些不斷摸索的部分。但是,由於可以自由設計出符合自己構思中的手錶,因此興致勃勃地參與了本企劃。

請問您對ISSEY MIYAKE品牌的想法、印象?

ISSEY MIYAKE對我而言,是永保實驗性且革新性的創造力,擁有源源不絕動力之存在。2016年在日本國立新美術館舉辦的「MIYAKE ISSEY展:三宅一生的工作」,對我來說是永生難忘的展覽會之一。藉由徹底鑽研「一塊布」所擴展出的創造性和從70年代開始持續不斷的創意深度,毋庸置疑地極具壓倒性地深受感動,不管看過幾次還會想再去觀賞。

於設計時最重視的部分是什麼?並且其理由為何?

一面重視產品與客戶的歷史和對文化背景之尊重,一面持續由對話之中導引出企劃本身應有的形態。也許碰巧是我的客戶的這些想法讓我感受非常強烈,然而光學儀器廠商SIGMA、義大利的家具廠商Arper或西班牙的照明廠商Vibia等,有些部分是若不理解他們的堅持或背景就無法順利地進行設計。在各個脈絡之中,畢竟有些可以改變的部分和不可改變的部分,因此對此則隨時保持謹慎地進行工作。
此外,像我主要的工作是工業設計,故總是會面對到限制。當然,如果能克服就會覺得有成就感,並且,企劃案是與眾多相關人員共同進行作業,在與人員交流之中完成設計是最有價值的。

設計是經由怎樣的過程而完成的呢?

於某個時機先打破一次合乎邏輯的設計之後,再有意識地試圖依不同的觀點和感性進行判斷。雖然建構起邏輯,就能成為構思或理由明確的設計,但是我想避免設計創意因而就此結束。一直依靠邏輯進行設計則會養成習慣,我自己本身則會開始覺得無趣。終究企劃就如活的生物般會發生變化,而且根據企劃的本質也各有差異。雖然可以接收自然展現出的自我形象,但是不適用方法論,應不時地靈活因應,或者以不同以往的觀點或角度觀看,在最後的關頭又變更了設計,在如此手忙腳亂的過程中漸漸地完成了設計。雖然我的這種工作方式,好像會讓首次合作的客戶感到不安……

對您來說,手錶是怎樣的存在呢?

我覺得年輕時的自己是非常地渴望手錶這個產品。而對於現在的自己,「想戴手錶時就戴,不想戴時就不戴」,手錶則是一項輕鬆而熟悉的存在。依心情、實用、藝術、日常生活、憧憬、時尚……手錶應該可以以任何的形態而存在。我認為無需有好手錶的定義或答案。無需決定任何事,完全取決於自己。我認為這就是手錶的終極魅力。
設計雖然也很重要,但我喜歡手錶的這種存在方式。
一開始透過「C」系列,在進行手錶設計時而有了這種感受。

設計的靈感是取自怎樣的時間、空間或事物?

比起個人的構思,很多是由集結了企劃案所要求的要素之設計簡介而取得靈感。日本廠商多以所謂的企劃書之形式展現,但是我經手的國外廠商的設計概要簡介則很獨特,有以感性的言語表示,或想要此種印象的設計等抽象地表達。所以,每次收到設計概要的瞬間,總會讓我感到興奮。設計細節雖然有可能一瞬間浮現靈感,但比起在日常生活中湧現靈感,基本上多是經由反覆試驗累積從而決定的吧。
雖然有信賴關係,但我認為唯有歷經時間的過程而精心製作的方法,才會展現出產品品質。由於在賦予的期間之內,耗費最大極限的時間,我想將所有的設計限制或規格變更等都成為設計的後援,所以每次變更都會讓產品變得真實。

請告訴我們新作品「f」的概念。

本次的「f」是從「三針的簡約手錶」之設計概要為起點。原本三針手錶多出現於極簡主義設計之世界。所以即使一面倒向簡約風,終究會近似世面上已有的設計,也無法發揮出創意的新鮮感。一般來說,所謂簡約風手錶是剔除不必要的設計,但是本次的「f」並不是剔除而是稍微添加些故事性的設計。那就是am face與pm face的時間要素。

您覺得設計新作品「f」時最辛苦的點為何?

與其說「f」系列,不如變成談論我個人的感想,至今經手了2款產品的感想是,除了先前敍述過的共通點之外,另一方面,手錶的設計有明顯地與其它產品的設計不同之處。其它的製品,完成外觀可由草圖或模型在可表象的範圍內確認,但是手錶則很難掌握到表象的範圍。例如,刻度的線寛以1/100mm單位有可能大為改變印象,但在所有的過程中所思考的是,手錶的設計畢竟還是要戴在人的手上才能算完成。戴著才算完成,所以一面想像在手腕上的設計調和方法一面進行設計,雖然有難度,但也很有樂趣。

當您看到實際完成的「f」手錶,有什麼感想?

白色錶盤款式的am face,刻度外圍的數字以12點為頂點,順時鐘方向的1、2、3…之排列,內側為pm時間,而黑色錶盤的pm face則外圍數字為24、13、14…,內側則為am時間之組成,可以表現出極簡主義的棒刻度(Bar index)所沒有的個性。微帶表情的精緻錶盤之細節設計和融合於手腕的稍為小的39mm尺寸感,也是我喜歡的部分。

拿在手上看的人有什麼感受? 我想將此契機融入設計之中是最重要的,並且我認為會因人而使用方法變化多端。無論男性或女性,戴在手上的人們是如何想的,那也就是這款手錶的樂趣。設計的融入感受方式,完全可因人而異。

DESIGNER

岩崎 一郎

岩崎 一郎 | Ichiro Iwasaki

1965年出生於東京。任職於SONY(株)設計中心後,赴義大利。
任職於米蘭的設計事務所後歸國,其後於1995年成立岩崎設計工作室。與國內外的企業攜手合作,參與餐桌用品及照明器具、家具等室內擺設用品到數位相機、手機等精密電子機器等各項產品的設計。
曾獲得優良設計獎-金獎、iF設計獎-金獎、德國設計奬-Winner等多項主要國際設計獎項。現擔任東京藝術大學及多摩美術大學客座講師。